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六开开奖记录和彩开奖结果 >

巾帼“核英雄”王承书隐姓埋名30多年肩负起祖国的重托

  昨日,记者从何园景区获悉,经过展陈改造升级后的何园史料馆近日重新对外开放。其中,增设了“红色文化”板块,讲述了何园后人王承书的传奇故事。

  新史料馆位于景区玉绣楼二楼,分为东西两个展厅,总展陈面积约100平方米,此次改造升级在原有两个展厅面积不变的基础上,对内容重新梳理。新史料馆由“前言”“何家人”“民国时期老照片”“持志大学”“黄宾虹与何家六十年的书画缘”“后记”等主题展板组成,增设了“红色文化”板块。

  何园景区党支部书记、管理处主任徐亮介绍,不仅增添了新的内容,新史料馆还优化了参观路线,打通了原展厅北侧封闭木门,使游客有更好的游览体验。同时,多种灯型的运用,一改原展陈空间昏暗的状况,重点文物与艺术装置得到更好的效果体现。

  何园新史料馆特别增设了“红色文化”板块,着重介绍了何园后人王承书。“王承书的母亲何世璜是何园主人何维键的孙女,何声灏的女儿。”何园景区工作人员介绍,王承书是参与研制中国第一颗为数不多的女性之一,是中国铀同位素分离事业的理论奠基人。何声灏是何维键的长子,光绪十一年(1885)江南举人,光绪十六年(1890)中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历官户部山东司主事,记名军机章京。

  “1912年,王承书出生在上海,1930年,考上燕京大学物理系。作为全班唯一的女性,她的成绩超过了其他所有人。”工作人员介绍,1941年,王承书获得美国巴尔博奖学金,丈夫张文裕辞去国内工作陪她前往美国学习。留美期间,王承书凭借极强的数学天分,提出的“王承书乌伦贝克方程”轰动世界。这一观点至今仍在沿用,导师评价她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虽然在外求学,但她一直心系中国。1956年,王承书和她的先生张文裕回国。”工作人员介绍,回国后,她一次次从零开始,为国家隐姓埋名30多年,用“我愿意”肩负起祖国的重托,为祖国的核事业贡献终身。

  新史料馆在原先持志大学的基础上,推出了持志大学杰出校友介绍。“持志大学是民国时期大学,上海外国语学院的前身,为何氏后人创建。”何园景区工作人员介绍,何芷舠在上海生活了八年与世长辞。在他去世十多年后的1924年,后人遵照他的遗愿,启动了他留存的巨额资金,在上海办起了持志大学。该大学将何芷舠列为创办人,儿子何声焕作为继志创办人,孙子何世桢博士和何世枚博士分为校长,副校长(兼教务长)。

  “持志大学自创办后,集聚和培养了一大批为国家作出贡献的人才。”工作人员介绍,持志大学的教师中有陈去病、胡朴安、苏锡文、许家栻、曹聚仁、杨兆龙、倪征奥等,学生中英才有顾廷龙、王良、吴晓邦、冯铿、傅雷、吴组缃、李其雄、胡道静、徐迟、金庸等。他们在不同的行业和领域为国家作出了贡献。“推出红色板块一方面让市民、游客更好地了解何园和何园后人的故事,也激励大家坚定理想信念、筑牢信仰之基,更好地弘扬革命精神、传承红色基因、发扬革命传统。” 记者 居小春 文/图

  1958年,我国筹建热核聚变研究室,当时这一技术在国内一片空白。这也是王承书从未接触的陌生领域,对46岁的她而言,这是一个充满风险的巨大考验。面对钱三强的邀请,王承书毫不犹豫地说出了“我愿意”。

  随着国家的研制进入攻坚期,核心燃料高浓铀研究却进展缓慢。1961年3月,钱三强又一次找到王承书,希望由她负责高浓铀研制,王承书再次说出“我愿意”。

  王承书后来曾对人说,年近半百,转行搞一项自己完全不懂的东西,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再一想,当时谁干都不容易,何况自己在回国之前就已暗下决心,一定要服从祖国的需要。

  “我改行了比别人损失要小,既然都是从头做起我为什么不可以?我也能做!”这次的选择意味着,她要从此隐姓埋名。王承书告别丈夫和孩子悄悄来到中国第一座浓缩铀工厂。

  1963年底,高浓铀投入生产,我国第一颗指日可待。1964年1月14日,工厂成功取得第一批高浓铀合格产品,为爆炸提供最根本的燃料保证。至此,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掌握高浓铀研制技术的国家。王承书带领团队交付产品的时间比原计划整整提前了113天。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爆炸成功。中国人终于等到了那一声东方巨响。

  此时的王承书面对的却是继续隐姓埋名,从事核事业研究。这是钱三强向她发出的第三次邀请,她坚定地说出了第三个“我愿意”。

  在她笔记的扉页里有一张已经发黄的字条,上面写道:“在无论任何条件下,坚决完成党交给我的任何任务,在必要时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由于长期操劳,晚年的王承书患上眼疾,为了节省费用,她拒绝使用昂贵进口药物治疗。因为保密的原因,王承书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王承书收到病危通知时,她留下遗嘱,将自己一生积蓄的十万元一分不剩全部捐给“希望工程”,让贫困地区的孩子读书,并且把遗体捐给医院研究,书籍和笔记留给科研工作。

  去世前,她在寄给学生的信里写道:“我一生平淡无奇,只是踏踏实实地工作,至于贡献,谁又没有贡献?而且为国家做贡献,每一个公民的职责,何况是一个员。将我的身心献给党,为,为解放全人类的光荣伟大事业,奋斗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