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六开开奖记录和彩开奖结果 >

105年前孙中山先生曾考察象山港

  今年是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110周年,今天是孙中山先生诞辰155周年。这位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曾于1916年来到宁波考察,经相关专家考证,这期间他也到过鄞州,乘坐舢板考察大嵩江。孙中山先生是什么时候来大嵩江考察的?近日,相关专家向记者讲述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1916年8月,时任浙江省省长的吕公望邀请孙中山先生来浙江视察。在结束了杭州、绍兴之行后,孙中山先生在胡汉民等人的陪同下来到宁波。

  23日下午,孙中山先生乘坐“建康舰”沿甬江出镇海口,入金塘水道、过金塘港,向北绕过大榭岛,在穿鼻岛与大猫岛之间进入螺头水道,从洋小猫岛东边绕到穿山半岛南边的佛渡水道,进入象山港口门(指佛渡水道过汀子门或青龙门或双屿门后的象山港水域)。

  当时的报章记载,“孙中山先生一行23日晚抵象山港即乘舢板至港内游玩,旋即折回,经镬子岛而返”。

  据中华中山文化交流协会理事、民革宁波市委会孙中山研究会主任叶立标博士考证,孙中山先生曾去象山港口门附近的某个支港,而这个支港就是大嵩港(大嵩江)。他的理由如下:

  首先,既然“旋即折回,经镬子岛而返”,且第二天是游穿山港与定海,自然不会深入象山港腹地。

  其次,象山港口门附近需要换乘舢板游玩的有两处大嵩港与梅山港,如果是游梅山港,就不需要“折回”,“建康舰”只需在郭巨附近的佛渡水道等候即可。

  再次,大嵩港“港口段阔百余米,水深4米左右”,“建康舰”停泊是没问题的,而由此民船可待潮而入,直抵大嵩城。

  第四,从时间上看,“建康舰”23日午后3时从永宁码头至象山港狮子口需用时四小时余(狮子口是象山港腹地,去奉化、宁海等地,“建康舰”就进不去了,必须在那里换乘小船),如果孙中山先生一行进入象山港腹地必定已过晚上7时,天应该已黑(参照2021年8月23日宁波日落时间为18时26分,天黑时间18时51分),但是,如果只是在口门附近,则可省不少时间,方使“至港内游玩,旋即折回”成为可能。

  大嵩江全长21.3公里,流经塘溪镇、咸祥镇、瞻岐镇3个镇,上游由梅溪、亭溪、珠家溪三大主流融汇。大嵩江曾经是大嵩地区通外洋的交通线,明清时期最辉煌,兼为军港、渔港、商港。

  1974年10月,当年孙中山先生从象山港进入大嵩江的地方建起了大闸。大闸横截大嵩江,是一座御潮蓄淡的大型碶闸。

  据叶立标考证,当年孙中山先生乘坐的应该是一艘小舢板,“这种船比乌篷船还小,只能坐一人,一个船工划船”。据他推测,这种小舢板声音很响,两头都是尖的,就像梭子在织布机上穿梭一样,速度应该比较快。

  “其实,孙中山先生独自乘坐小艇考察并不只是这一次。就在考察大嵩江的第二天早上,孙中山先生乘着小艇,探访了穿山港水道。”叶立标说。

  叶立标表示,至于孙中山先生沿着大嵩江考察前行有多远,是否从大嵩江登陆上岸,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10月21日上午,记者与叶立标等一起乘坐汽艇,从大嵩江大闸出发,沿着当年孙中山先生考察的路线溯流而上。江水奔流不息,两岸风光旖旎。叶立标感慨道:“这也圆了我多年来的梦想。之前我只到过大闸,并没有亲身体验中山先生当年考察路线。”

  他还告诉记者,近代诗人、时任浙江省民政厅秘书陈去病当年陪同孙中山先生来宁波考察,写了《象山港即事》这首诗。

  诗歌描绘的是象山港的地形。浙东有许多海湾,湾湾都很开阔;象山港最为奇特,里面宽阔外面狭窄;既可作为安全屏障,又可停泊大船。接着又写到了孙中山先生的雄心壮志。几年过去,这里仍旧是汪洋一片;政局不稳定,国家没统一,白白放弃了地形险要的优势,实在感到可惜;居安不思危,危机来时怎么来得及防备。即使游览休息时,孙中山先生仍想着宏大的计划。

  宁波是辛亥革命的策源地之一,从宣传革命到建立革命团体,从资助革命到投身革命,从策动起义到苏浙皖光复,宁波的革命志士和人民群众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孙中山先生对宁波情有独钟。

  1916年6月25日,袁世凯去世,海军在上海宣布独立,“建康舰”等18艘军舰组成护国舰队加入护国军。

  “象山港距宁波仅六十里,为一大湾,东西约长百里,南北广十余里,口门甚狭,关锁甚严。口外有六横岛,屏蔽天成。港内水深五六十尺,能泊万吨以上之巨舰。港内别有支港曰西湖港,可建船坞。”

  事实上,大嵩是宁波的门户和海防前哨的重要军事要塞。元代,泊驻水军;明代,修筑所城屯守千户;清代,为浙江提督前营防汛重地。

  清朝末年,已有官员提出在象山港建造军港。在多次勘察、测量的基础上,确定开发军港的适宜地点首推象山。武昌起义爆发,清政府覆灭,建港之事自然停止。

  辛亥革命后,政府曾派人再次查勘,但由于政局不稳,人事变更频繁,在象山建造军港之事进展缓慢。

  “大嵩江的河道有多少宽?水底有没有暗礁?是不是适合大型舰船驶入?附近哪里可以建造军舰补给基地?孙中山先生在考察时很可能会在思考这些问题。”叶立标说。

  大嵩有着与众不同的、带有极强民族主义色彩的地域文化,据历史记载,当地最初的居民是南宋末年抗元英雄张世杰的后裔;在明代,作为抗倭前线,以其强悍的民风显示出不屈的国魂;明清易代之际,有钱肃乐起兵甬上,事败后毁家输饷的施邦炌、杜懋俊、杜兆苮以身殉国的惨烈一幕。

  这一点,似乎也可以从孙中山先生在绍兴考察时的讲线日,孙中山先生在绍兴各界欢迎大会上发表演说,称:绍兴为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之地、报仇雪耻之邦,要继承越王奋发图强的精神,群策群力,积极参与国家建设。

  “孙中山先生到大嵩江考察肯定有他的目的性,不会无缘无故来,他也许在思考着中国未来的蓝图。”宁波宁丰话剧团团长、话剧《孙中山在宁波》编剧贺玉民说。他认为,孙中山先生考察大嵩江可能是为日后撰写《建国方略》收集素材。

  当时,清政府被推翻已有5年,但是国家积贫积弱的面貌还是没有改变。“孙中山先生到宁波的首要目的当然是宣传阐述他的,特别是民生主义的思想主张。他见到了三江口的浩大、海洋资源的丰富和海运的发达,因此希望浙东水利、航运,既要传承历史,充分利用资源优势,更要规划好大的工程,建东方大港,发展海洋经济。”

  在贺玉民看来,孙中山先生的宁波之行为他之后制订中国历史上第一部要求国家实现工业化的纲领《建国方略》之《实业计划》中“东方大港”的设想提供了重要依据。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大嵩人民也投入到火热的革命中。在孙中山先生逝世后的第二年(1926年),塘溪镇沙村成立了党支部。这也是宁波地区最早的农村党支部之一,点燃了大嵩地区农动的火种。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一个月后,咸祥镇爆发的“罗浦暴动”,是浙东地区中共领导的农民武装向反动派打响的第一枪,对鄞县、宁波乃至全省的革命运动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同样,瞻岐人民也在中国的领导下,向军阀势力、土豪劣绅、反动派展开了英勇无畏的武装斗争。

  随着新中国成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的领导下,《建国方略》中的许多构想正陆续变成今日中国现实。

  比如,孙中山先生当年构想的东方大港,在宁波已初展雄姿。离大嵩江不远的宁波舟山港已发展成为名副其实的东方大港,集装箱年吞吐量已稳居中国第二,跻身世界级十大港行列。并且,宁波舟山港成为助力宁波发展“港口经济圈”和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最强引擎。

  孙中山先生考察大嵩江已过去105年了,100多年来,由鄞州经济开发区和瞻岐、咸祥、塘溪组成的鄞州滨海区域,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鄞州经济开发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孙中山先生提出的“天下为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等思想,时至今日,仍未过时。

  沧海桑田,变迁似乎只在瞬间。站在福泉山上远眺,只见房屋鳞次栉比,大嵩江百舸争流,象山港白帆点点,围海平原田园锦绣,阡陌纵横,稻米飘香,昔日古城繁荣景象重现。

  离大嵩江不远处的鄞州经济开发区,原先是一片海涂。一代代大嵩人在那浩瀚的海涂上围塘造田,使千年滩涂变成浙江省重要的盐业基地。2005年,鄞州经济开发区成立。随着一幢幢厂房的拔地而起,一条条宽阔的道路四通八达,机器轰鸣,曾经的海涂已成为一个以出口导向型产业和临港先进制造业为主的工业园区。如今,开发区已集聚企业200余家,年产值逾200亿元。

  前不久,由中信集团参与的鄞州滨海区域未来小城市集成开发正式启动。未来小城市由大嵩江畔的鄞州经济开发区、瞻岐镇、咸祥镇和塘溪镇组成。这一区域也承担着鄞州实施海陆联动、衔接城镇发展的重任,同时,也是浙江自贸区宁波片区的产业承接区,具有区位独特、工贸联动的优势。

  目前,鄞州正在打造十大精品风景线,其中一条就是“清奇嵩江蓝色海湾”线。鄞州经济开发区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也想把孙中山先生曾经在大嵩江考察的历史告诉后人,并结合到这条旅游线中。目前,他们准备在孙中山先生当年从象山港进入大嵩江的地方立碑建亭,使之成为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下一步,他们也在规划,把孙中山先生当年考察过的北仑梅山、鄞州大嵩以及奉化等地串联起来,使之成为宁波湾区的旅游线路。

  在贺玉民看来,宁波这座城市从来不缺故事,缺的只是讲故事的人。“比如,对于孙中山先生在鄞州的这段历史,普通市民知之甚少,甚至有许多人根本不知道孙中山先生来过鄞州。这么珍贵的历史文化资源不去挖掘,实在可惜!”

  他建议对孙中山先生曾在大嵩江考察的历史进行深入研究挖掘和开发,讲好孙中山先生和鄞州的故事,根据需要对某些历史场景进行复原,复制再现当年的场景,并可以策划一些演绎节目,旅客可以参与其中,做些体验式的项目。

  叶立标也建议,孙中山先生著作中有关海防的资料很多,是否可进一步挖掘大嵩及外地的海防文化,把这些资料收集起来,在鄞州滨海博物馆作专题陈列,让更多的人知道有关中国历史上海防方面的故事,增加历史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