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生财有道图库区一 >

“感动重庆”!对话支援一线的云南森林消防员

  中新网北京8月29日电(韦香惠)在多方努力下,重庆山火各处明火已被全部扑灭。28日,中共重庆市委宣传部、重庆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发布了关于授予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等4个集体“感动重庆”特别奖的决定。中新网采访多名支援重庆的云南森林消防员,记录下这段让他们感到终身难忘的经历。

  最近,一段云南森林消防员灭火后跳起孔雀舞的视频在网上走红。在视频下方,有网友评论,“这哪是孔雀啊,分明是浴火重生的凤凰。”

  中新网从普洱市森林消防支队处了解到,视频的主人公是西双版纳大队勐腊中队指导员陈建男。他告诉中新网,视频中的舞蹈是为了让连续作战近7小时的战友们缓解情绪。

  “我们到达重庆头天晚上9点多就开始作战,直到快凌晨4点才从山上打火(灭火)下来后,匆匆休整了一夜。”早上吃饭的时候,陈建男注意到有些消防员精神紧张,想到接下来还要继续完成任务,就想给大家缓解一下。

  “从云南来到这个地方,给大家跳个舞,跳得好大家欣赏一下,跳得不好大家就当娱乐笑笑,放松心情,调节情绪。”当天的观众包括西双版纳州森林消防大队及普洱市森林消防支队的消防救援人员,共205人。“看完跳舞后,消防员们上火场的积极性高多了,打火(灭火)间隙还有人和我聊视频火了的事。”他说。

  陈建男的家乡在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本人是汉族,但从小与傣族同胞生活在一起。“多多少少都会一点。”除了傣族舞,陈建男还会跳佤族舞。平时训练之余,他也会教战友跳舞。

  陈建男表示,有经验的老消防员遇到火情会表现亢奋,而第一次上火场的新消防员则会感到害怕。他认为,这些情绪都不利于一线作战和后续备战。

  从事指导员工作6年的他现已取得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证书。在他看来,跳舞有利于消防救援人员的心理健康,主要是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能舒缓疲劳情绪以备代战,另外一方面是在执行重大任务之后,疏解消防员的应激性心理反应。尤其是对新消防员,让他们放下恐惧、紧张等情绪包袱。

  据微信公众号“云南森林消防”消息,重庆山火发生以来,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先后出动736名指战员,穿越滇、黔、川、渝4省区,最远行程1300余公里,跨区增援重庆火场。广大指战员在极端高温和烈日炙烤下,奋战2天2夜,先后完成了北碚区歇马街道、长寿区万顺镇和巴南区界石镇3个火场灭火作战任务。

  在北碚山火的扑灭过程中,云南森林消防和重庆当地的灭火力量用到的“以火攻火”被认为起到决定性作用,短短3小时把将近1公里的大火头堵截掉。

  “以火灭火”又称“火攻法”,主要原理是由人工点燃火头、火线与相向烧来的林火对接,使结合部骤然缺氧失去燃烧条件。26日,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灭火救援指挥部副部长兼作战训练处处长王磊向媒体记者介绍,“以火灭火”的特点就是省时省力,处置火情比较彻底、高效、快速,紧急时刻能够保住人员安全。

  普洱森林消防支队快反分队队长王思龙注意到,重庆民众自发组织的越野摩托车队在向前线运送救援人员和装备时,起到了重要作用。他告诉中新网,普洱森林消防支队下一步也考虑购买摩托车配到快反分队。

  他表示,装备和人员上不去是森林消防中的工作难点。因为山路狭窄崎岖,大型装备车辆无法接近火线,一旦出现中途会车,基本会导致整个交通线瘫痪。“摩托车体积小,道路限制相对较少,能够第一时间把救援人员和装备运送到前线。

  王思龙带领队伍接近火场的时候是下午2点。“正是温度较高的时候,我估计当时可能有40多度。”他说。

  “我们的指战员刚走一会就已经感觉满身大汗,这是对我们挑战比较大的一点。”王思龙告诉中新网,云南和重庆虽然地形地势相似,但是气温差异很大。他们从云南出发时,气温只有20多度,到了重庆一下子感受到40多度的高温,甚至来不及适应,就要上一线灭火。

  他提到,当地志愿者一直跟着他们,一波一波、源源不断地送水。“没想到在火场一线还能喝到冰水。”王思龙告诉中新网,当地老百姓、志愿者们用箩筐背着冰水和一些能量饮料送到了最前线。“如果没有老百姓的那些冰水,可能我们的战斗力都会有影响。”他说。

  采访的最后,王思龙表示,要再次感谢一下重庆人民的热情款待。“确实让我们很感动,特别是我们走的时候,老百姓沿路拿着红旗在那感谢我们云南森林消防,喊着‘滇渝一家亲’。”他说,这也让每一名指战员心里都得到了洗礼,是大家终身难忘的场景。(完)